当前位置:esball娱乐 > 三农资讯 > 拓宽山区扶贫路,重庆秀山县积极发展农村电商

拓宽山区扶贫路,重庆秀山县积极发展农村电商

文章作者:三农资讯 上传时间:2019-09-25

在重庆秀山县平凯街道邓阳社区的“武陵生活馆”实体店,店主杨俊正忙着为老乡送来的土鸡蛋贴二维码。杨俊告诉记者,这些“有身份”的土鸡蛋将在当地的农村电商平台“村头商城”销售,“一枚土鸡蛋在网上的定价是3元钱,虽然远远高于普通鸡蛋的市场价格,但却格外抢手”。

他所在的这间门脸,就是秀山县平凯街道邓阳社区的武陵生活馆实体店。和一般的农村小卖部不同,杨俊的店不仅干净整齐,而且有很多让人意想不到的功能。

“必须对三农有感情!”在车夫看来,从事农村电商的人才要“下地弯得了腰,上桌能玩鼠标”。云智公司培养的电商精英大多来自秀山本地考出去的大学生,他们熟悉农村,踏实能干,回乡从事电商工作,既时尚,又能回报家乡,“他们的就业本身就带动了家庭的脱贫。”

“武陵生活馆”是秀山县着力发展的农村电商平台线下实体店,也是当地推动农产品进城、工业品下乡的重要载体。如今在秀山县,像邓阳社区这样的村级“武陵生活馆”一共有230家。记者了解到,在“武陵生活馆”里,村民不但能将土特产卖出去,也能买到物美价廉的商品,还能办理缴纳水电费、买车票、存取款和收发快递等业务。

村里50多户村民已经和杨俊签约。每个月,村里的1000多枚鸡蛋、各色萝卜白菜等新鲜农产品从这里直接卖到城市。村民再也不用背着沉重的背篼,花钱赶车,到镇上赶集摆摊了。

平凯街道邓阳社区的杨俊就是培训过关的一名“电商村长”。今年4月,社区提供房屋,云智公司负责装修,建起了“武陵生活馆”,杨俊向云智公司交了1万元保证金,再拿5万元购商品,便当上了馆长。

缺少人才和服务体系,是制约很多地区发展农村电商的重要因素。秀山县的优秀人才从哪来?记者了解到,秀山县一方面推行“培训+孵化+培育”的人才培养模式,与各大高校合作,建成了众创空间和人才实训基地,培养本土电商人才3000多人;另一方面,建立了电商孵化园,吸引本土人才返乡创业,目前电商孵化园已经集聚了电商创业者400多人、各类电商企业及网店1100多家。

类似土鸡蛋的农产品,通过二维码实现源头追溯。2014年上半年,秀山建成了两个中心:农产品加工中心和农产品交易检验检测中心,农产品质量安全实行政府背书保证。同时,对于依托武陵生活馆分散收购的农产品,在上线销售之前,保障流通加工、质量检测这两个环节不缺失。

郭猜是贫困户,她所在的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钟灵镇云隘村是贫困村。村支部书记田如华算了笔账,郭猜养30只土鸡,如果一年产6000枚鸡蛋,全年收入就有9600元,脱贫就有了希望。

发展农村电商,物流是一大障碍。为了打通农村物流最后一公里,秀山县在现代物流园区建设中专门规划了物流配送区域,整合“三通一达”等81家物流快递企业入驻,建立起电子商务快递分发中心。同时,将全县规划为4个片区15条乡村物流线路,并组建货运调度中心,自主研发“武陵物流云”信息系统,整合社会车辆4000多辆对接物流供需。目前,秀山县物流、快递进出村的总量已经达到了月均3万件次以上,农特产品进城成本节约近20%。

物流自营,跨过最后一公里这道坎

2010年,秀山引进了5人专业电商导师团队,全面启动人才培训计划。车夫就是其中导师之一。他告诉记者,导师团队亲自授课,一对一进行“传帮带”教学,两年时间已培养具备专业技能的电商精英500余名,涵盖推广、营销、设计、客服、仓储、配送等相关专业。

随着农村电商的发展,大山里“沉睡”的财富被唤醒,一件件秀山土特产品借助互联网走出大山,农村电商成为秀山县域经济发展的重要推动力。数据显示,2016年,秀山全县电商交易额实现68.59亿元,增长46.25%;网络零售额实现12.38亿元,增长39.1%。(经济日报记者 吴陆牧 通讯员 黄海平)

重庆秀山,地处武陵山腹地,是个土家族苗族自治县。一度交通闭塞、物流不畅,农产品卖不出,百姓脱贫难。

esball娱乐,“具有销售和收购双向职能。”物流园区负责人称,云智公司的乡村配送系统与“武陵生活馆”对接,送工业品下乡,带农产品进城,“这种省去中间环节的双向流通,让农民买东西省钱,卖东西赚钱,自然就会增加收入。”

秀山县地处武陵山腹地,渝、湘、黔、鄂四省市接合部。过去很长一段时间,这里受区位条件、发展基础等因素制约,县域经济发展整体滞后。最近几年,秀山县委、县政府结合自身特色资源优势,将发展农村电商作为县域经济转型突破口,建立起电商平台、物流配送、农产品上行、人才培养和电商服务五大体系,形成了线上“村头商城”、线下“武陵生活馆”的“互联网+三农”的秀山模式。

一个个闭塞的贫困山村,以一枚土鸡蛋为突破口,打开了农产品进城和工业品进村的坦途,带动了农户增收脱贫。一地接三省的边角区位,一跃成为秀山的开放优势。

“用完善的乡村配送体系对接庞大的物流网。”在政府统筹下,秀山组建了负责农村电子商务的龙头企业云智科贸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云智公司)。公司负责人车夫介绍,他们设置专业配送团队和配送车辆,直通全县乡村,提供24小时上门服务,“送工业品下乡,带农产品进城。”

“乡亲们的山货到我这里卖,方便且价格更高。”杨俊说,“就拿土鸡蛋来说,卖给我1元1个。鸡蛋卖出去1个月后没有投诉,每个再返还农户6毛钱。相当于1个鸡蛋卖到1.6元。”

目前,秀山有50个“武陵生活馆”,上半年土特产销售额达3000万元。今年底,该县乡村将最终布点202个。到2017年,“武陵生活馆”将在武陵山地区建立2200个乡镇服务中心,最终实现销售额20亿元。

esball官网点击进入,虽说农家菜好吃,但是从分散的农户家中收购的农产品,在质量把控上有无关口?

打通农村电商“最后一公里”,不仅仅是完善乡村配送体系,引进和培养各个层次的电商人才才是农村电商发展的关键。

两年多时间,秀山有117个村建立了武陵生活馆实体店,8万多户村民靠着这个平台卖山货,累计增收1.8亿元。

杨俊在收购村民的土鸡蛋。 记者 彭瑜 摄

围绕线上产品和电商基地,秀山还成立了30余家农民专业合作社,实行“保底分红”政策,建立以土地、扶贫资金、财产等入股的利益连接机制,带动2万余名农户增收。

培养农村电商发展的带头人

到2017年,武陵生活馆在武陵山地区将达到2200个,在县和中心镇,还将建起60个二级分拨中心。

首席记者 彭瑜 汤艳娟 实习生 赵伟平

目前,秀山县物流、快递进出村的总量已经达到了月均3万件次以上,农特产品进城成本节约近20%。

“网上买、店里买,啥子东西都能买;网上卖、店里卖,啥子东西都能卖;水电费、电话费,帮你代缴各种费;寄包裹、取快递,代买车票真便利;能存款、能取款,还能帮你办贷款;供农资、收特产,搞活经济促发展……”郭猜说,这段顺口溜说到农民心里去了,买商品、卖农货、办事情,一下子就搞定了,“以前村里到镇上来回车费要28元,既花时间又花钱!”

武陵生活馆在重庆酉阳、贵州松桃和德江等县建立县级分拨中心3个,特色农产品基地建成12个,挂牌认证土鸡蛋等供应站点210个,生产“武陵遗风”系列农产品和“边城故事”系列手工品等特色产品500余款。

打通物流“断头路”

一买一卖,让农村的土特产卖到了城里,也让村里人享受到了在家淘宝、送货上门的服务。杨俊说,“存取款、买火车票、代缴水电费、交电话费、收发快递……这些便民服务,我这里都做。”

打造好“种子团队”

从老乡的背篼中,店主杨俊把土鸡蛋一枚一枚拿出来,轻轻放在桌上的隔板里。一五一十点清以后,以一元一枚的价格付钱给老乡。接着,他拿出一沓二维码,给鸡蛋一一贴上。“拿手机扫下二维码,这枚鸡蛋是哪个村哪家人养的,都能显示,保证不会有弄虚作假、以次充好的事儿。”杨俊自信满满。

“要想富,先修路,电商是条快速路。”代小红称,渝湘高速、杭瑞高速纵贯秀山全境,国道319、326横贯东西,渝怀铁路唯一的集装箱装卸点也落户在秀山;同时秀山90%的山村通了电网、光纤、道路等基础设施,并建起了秀山(武陵)现代物流园区。她告诉记者,但物流到县城就成了‘断头路’,工业品下乡受阻、农产品进城卖难,“必须打通农村电商‘最后一公里’。”

“乡亲们买东西也到我这里买,方便而且便宜。”杨俊说,“店里陈列的这些薯片、方便面、小零食,都比小卖部便宜。店里没有的可直接在这儿网购,不会上网的我帮他们买。快递直接发到我的店里,一分钱的价都不加。”

7月2日,郭猜又卖了10枚土鸡蛋到村里的“武陵生活馆”,随即拿到了10元钱。一个月后,这些土鸡蛋在网上卖掉后如无差评,她还将分享6元钱利润。

与此同时,为了用好电商扶贫的工具,秀山县在县城建设了一家农产品生鲜公益大卖场,面向贫困农户招募农产品供应商,目前已为9000余户农户代销70余类鲜活农产品,这些农户目前增收已经达到1000万元。

据介绍,目前秀山已特训2000名电商“村长”。未来3年,还将培训15000人,覆盖武陵山区各村镇。

产品自控,政府背书质量、培训人才

“武陵生活馆”采取“线下展示交易、线上网络订购”互动营销,村民可以买货架上的日用品,还可以让馆长帮忙网购商品;更重要的是这里还回收土鸡、面条、中药材、茶叶等土特产,然后上线卖出去。

平台自建,城与村之间有了连接点

让工业品下乡带农产品进城

“有了平台,再打开渠道,物流的问题被我们自己解决了。”云智科贸相关负责人张静介绍说,目前,他们已经建成武陵物流专线,开通秀山至重庆酉阳,湖南花垣,贵州德江、印江、沿河、松桃等县的物流通道,与圆通、申通、韵达等83家快递物流企业签订合作协议。

布点“武陵生活馆”

跨过电商人才这道坎,秀山选择自己培养。引进专业电商团队,秀山启动“培训+孵化+培育”模式,开展人才培训计划,截至目前,已累计开展电商培训9300余人次。通过培训,目前已有当地的电商精英500余人、“淘宝客”371人,形成了秀山发展农村电商的“种子团队”。同时,从当地村干部、“小能人”中,特训267名“电商村长”,带动了近万农户加入农村电商大军。

“打通农村电商‘最后一公里’,拓宽山区扶贫路。”秀山县委书记代小红称,在“武陵生活馆”,老百姓不但能将土特产卖出去,也能买到物美价廉的商品,还能足不出村交水电费、买车票、存取款和寄包裹取快递等,增加了收入、节约了成本,方便了办事,还带动了老百姓增收致富。

2013年,秀山县组建了负责农村电子商务的云智科贸有限公司,开发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“武陵生活馆”品牌,线下“武陵生活馆”实体店和线上云智网商城同步推进发展。

化解买贵卖难带动农民增收

摊子铺得这么大,农村能找到这么多的电商人才吗?

早在2009年现代物流园区建设中,秀山县就专门规划了物流配送区域,并整合社会闲散物流和快递资源,建起电子商务快递分发中心,让顺丰、三通一达等23家品牌快递企业入驻园区,并引入国内零担物流领头羊——安能物流在秀山开建武陵山地区分发中心,60家社会物流企业开通了多条武陵货运专线。

一枚土鸡蛋,打破了大山的平静。

武陵山地区素有“老少边穷”之称,交通闭塞,产品要素交换和对外开放程度低,物流成本高。2010年,该地区人均纯收入3499元,不到全国平均水平的60%;但这里7800余种武陵山特产中,仅有680多种变成了商品,多数还在大山中“沉睡”。

“我今年4月开的店,现在每个月能挣3000多元钱。”杨俊算起账来挺兴奋,“别小看现在只有3000多元。政府正在扶持养土鸡,等村里养到5000只下蛋鸡,一年能下100万个蛋。卖出1个鸡蛋奖励我两毛钱,单这一项我的年收入就是20万元!”

7月1日,记者在云智公司看到,约50名当地村干部、“小能人”正接受农村电商商务知识及技能培训。车夫告诉记者,每次培训为期一周,每周六从题库抽取300道题考试,做对270道题为及格,颁发结业证书,不及格者继续接受培训,直到过关为止。

对此,秀山县没少想法子。

2012年起,秀山县又制定了武陵山区电商人才培养战略,在全县开展电子商务普及和电商创业政策宣传。由导师团队培养出来的电商精英们组建起职业网商团队,深入武陵山区乡镇、农村进行保姆式电商辅导,培养了谙熟电商业务的“淘宝客”371名,形成了武陵山区电子商务的“种子团队”。

农村电商这条路,最大的障碍之一就是物流。秀山虽然通高速公路,但到外地路程长、时间久、成本高。物流这道坎,如何迈?

“武陵生活馆”对土特产推出了标准认定,并采取政府背书、村长推荐、农民代言方式,将土特产贴上二维码,对质量终身负责。比如土鸡蛋,必须是农户散养30只以下的母鸡产的蛋,每枚收购1元,卖到北京、上海3元,一月后如无质量投诉,农户还能分享每枚6角的利润,馆长也有两角的报酬。

目前,秀山县已经有117个村建立了武陵生活馆实体店,成为电商扶贫的有力载体。

责任编辑:孟德才

“劣势固然有,但我们扬长避短。”秀山县县委书记王杰介绍说,“在武陵山区,秀山的地势是独一份儿的。大片平地,意味着建设成本更低。秀山地处重庆、贵阳、长沙、武汉四大城市‘环形空洞’的几何中心,周边500公里内无大城市、300公里内无中等城市,正好可以起到四省边区集散地的作用。而且,我们有7800多种武陵山特产,货源非常充足。”

在秀山县物流园区,两排厂房面对面。无数快递从全国各地飞到这里,再被分发到秀山大山里的各个村落去。快递到农村的最后一公里由此打通。

依托互联网,秀山探索信息扶贫,采用O2O模式建起了本土农村电商平台——武陵生活馆,集网购、特产收购等8项功能于一体。

“对面一个门脸就是一家快递公司,他们的快递发到县城物流园,然后直接转到我们的工作人员这里。我们分别装车,送到各村的武陵生活馆,再把村民要发的快递取回来,分给各个快递公司。”张静说,“目前,每个村每天都有我们的工作人员去收发快递。”

本文由esball娱乐发布于三农资讯,转载请注明出处:拓宽山区扶贫路,重庆秀山县积极发展农村电商

关键词: